filwscantout

本命肖根



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 不是早就知道吗 就当她原本是在胡搅蛮缠 然后给自己足够的理由吧 毕竟她还是善良的 所以才会如此残忍的伤害 答应我的丝毫没有做到 央求你承受不住我的好了便说出来 断然拒绝我就会走开些 何必这样呢 你只需要在迟钝的我尚未意识到时说出来就好

我之前竟然还在想你是不是因为舔狗什么的生气 气我觉得你太狠 太不回应?也许你就是这样想的吧 即使我明明没有 还是气我太卑微 呵 我怎么会觉得你会以我的视角心疼我

这么明了的原因我竟然迷痴了这么多天意识不到 我真是笨的可以

压力 无力感 这就是我能给你的一切了吗

对不起 是我没有控制好度

是不是走的太近了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相处的啊

原来你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控制距离 比我更敏感 让我想一想 比朋友再疏远一些 对吗 连诉说 分享生活都不必

这样的心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努力拷问自己 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

那时突然意识到 我喜欢的不是苗娟娟 我眷恋的那个人有她最真切的影子 却不是她 她从未存在过 不 她只在我的梦中

我终于不会再因为这个假的她悸动 不再下意识追寻她的身影

她慢慢走远 她却又慢慢走近 真烦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这一次我笑着问

她不再是那个她了 真真切切存在着 她脸上有小雀斑 偶尔冒小痘痘 她跟朋友吵架被气哭 晚上回寝室吃泡面麻辣烫 她出去疯 喝酒唱K 她越来越像个小辣椒

真可爱

我想亲她 这次怎么敢想了 怎么不是亵渎了

大概 我也长大了 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吧 而她也不是那个她

绿色的日记本写满了整整一年的挣扎 我拼命逃脱

而她轻易将我抓回去

我继续挣扎 我投降

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 而我也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我不作为

也许还是作为的太多

然后她就害怕的跑了 顺便把我也推开

可是我还是念念不忘 大概还没有遇到另一个人吧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吗?

不要响了

我忍不住生出了奇怪的不肯放弃的念头 想追她回来

原来我也不再是想默默付出了 有所求了吗

就让这点念想 勾着引着我一直向前吧


这个姐姐真的帅到我了 这么老的电视剧也能追下去 要不要这么好看

你知不知道 那一瞬间我真的快要哭出来了 不是煽情 是心里真的有那么多的感情要涌出来 不足以称之为重逢 却已经别离 我愿意等下去 你想让我等吗

总是人海翻涌,但是人再多我也不会觉得热闹。人群中总有个子小小的,背影特别熟悉的人,而我每次都会心里一颤,驻足回头。这是我最痛恨自己的时刻,却也是我最觉得幸福,觉得自己还活着的时刻。

我又见到你了 茫然在餐厅人海中 总是这样 不过我已经很适应一个人了 不怕孤独 不会无所适从 你笑着 小手举着拿着东西 新剪的短发 跳着跑着向我靠近 眼睛弯成我熟悉的弧度 有我最痴迷不过的闪光 不 也不是这些细节 是你 模糊 却又在那一瞬间清楚的足以让我惊喜的瞪大眼睛 下一步踏出 那个人变回她自己 魔法的效力褪去 你消失不见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想你了 可是 这一次次的想起你 我也许在心颤 那被击中的心悸的感觉却没有了 对我来说足以称作漫长的时光过去 我留下了在人海中寻找你的身影的习惯 却再也找不到你 我好想你

那她就轻松了
被路明非喜欢着的诺诺也不是没心没肺的啊 她虽然疯疯的 但是心里是很清楚的 是重感情的女孩
跟她一样
路明非的喜欢甚至为她付出了堪比生命的代价 她知道了这一切 那句不要死 那烟花 奥丁射出的长矛 化身为龙的大男孩 她怎么会轻松呢 可她不喜欢路明非 路明非的付出她承受不起 太过沉重 如果路明非曾经爱过另一个女孩 和那个女孩有过牵绊 那也好 那她就轻松了 她真的会轻松吗 你会觉得沉重吗 你可以轻松了吗

那一瞬间连自己都感受到了脸上的笑 只因为看到了她的自拍照 突然就十分明白言蹊急切想看到陶安之自拍的心情 乃至于心绪翻涌赶到美国去见她的不顾一切 言蹊的理智 冷静 对自己感情的清楚认识 看一段关系的未来看的那么透彻 心痛难受但仍静静生活下去 绝不会掉落眼泪 爱上了就是爱上了 会胆怯会纠结 会告诉自己不可以不应该 然后躲开 都像我一样 但是 在无法自抑后 她却可以去追 去得到 我 我因为是单恋的那个 是被动的那个 是没有自信的那个 是连告白都没有亲口说出来过的那个 无法得到和她一样的结局吧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我 我会一直沉默下去吗 不言 不言

后来

  飞行员在沙漠里失踪了很久,他的朋友们都很担心他,朋友们讨论着他会去哪里,顺便讨论起了他的飞机他的领带他小小的公寓,热火朝天的讨论中,医生摇了摇头,离开了人群。
    飞行员有很多朋友,医生是很奇怪的一个,他是大人,就像飞行员一样,但他喜欢在夜晚数星星,这样的大人似乎是很有趣的,所以他成为了飞行员的朋友之一,虽然是人群里永远沉默的那一个。
    医生穿越茫茫沙漠,夜里的星星寒冷而耀眼,他无暇欣赏。医生找到飞行员时,飞行员正抱着小王子悲伤的哭泣,夕阳为他们勾勒出一个完满的轮廓,医生出神的望着飞行员的侧脸,他的眼泪正一滴一滴打落在小王子苍白的脸上。
    “我能救他。”医生沉默了很久之后说。
    “不。”飞行员绝望的对医生摇头,“你不能这样做。”泪光在他脸颊上如流星滑落,他轻轻地将小王子放下,“我要去修好我的飞机,我要带他离开这里。”
  医生悲伤的凝视着他失魂落魄摇晃离去的背影,直到空气都沉寂下来之后,他的唇角才溢出一丝悲凉的叹息,“你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小王子枕在医生的腿上慢慢睁开眼睛,入目是满天闪烁的星星,和一双藏着星星的眼睛,那双弥留之际的眼睛正在缓缓闭上。
  “我为什么没有死?”小王子天真的问着世界上最残忍的问题。
  “我有一个药,只要一个人还未真正死去,就可以救活他。”医生轻轻回答他。
  “什么是…真正的死去。”
  “就是…唯一属于他的心死了,灵魂死了,连不属于他的身体也要沉睡了,就像我,我快要死了。”小王子很乖巧,和医生一样不怎么说话,当他们对视时,有些东西在清楚的流动,所以医生突然有点喜欢小王子了,他慢慢躺下来回答。
  “你快要死了?为什么?”小王子一下坐了起来。
  “因为这里空了,你可以敲敲。”医生指着自己的胸膛。
  小王子敲了敲,里面传来空洞的回音。
  “对不起。”小王子垂下头。
  “为什么呢。”医生拂开他金色的头发好看清他的眼睛。
  “是因为要救我吧,可是我是故意让蛇咬的,我要离开这里去找我的玫瑰花,这身躯太沉重了,我不能带着它一起走。”
  “是因为爱吧,但是你为什么要离开他呢,他那么难过,我不能忍受他难过。”医生的声音慢慢弱下去,小王子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爱?我想我是爱上了她,我以前驯服了一只小狐狸,它告诉我驯服就是建立联系,我们对彼此就是不可或缺的了,爱也像那样吗?”
  “它可真幸运。你们的驯服太纯净了,爱比驯服要复杂的多,我也不明白,但它让我救活了你,对我们来说,爱是绝对不能失去的东西吧,所以你宁愿抛弃身体。”
  医生轻轻碰了碰小王子苍白的小脸“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你还是要去找你的玫瑰花的,但是不要忘记他,当你可以回来时回来吧,还有那只小狐狸,它现在很孤单吧。”
  小王子嘟囔着似乎是在解释又似乎是在说服自己,“我倒是不想有那一天…狐狸有金色的麦子,他有会笑的星星,我却不能从那里看到我的玫瑰。”小王子飞快的看了医生一眼又低下头去,在惊鸿一瞥他突然发现医生有双海一样碧蓝的眼睛,忧郁着美丽。
  “不扔下与世界的羁绊我就不能离开…没有这个身体我就不能给她浇水了,我会的,谢谢你。”小王子像医生承受着什么痛苦一样,皱着眉头。
  医生抚平他细致的眉,“这不是你的错,羁绊已经扔下,不必再扔一次。去找你的玫瑰花吧,再为她浇水,守着她,你知道这是值得的。告诉飞行员你会在你的星星上笑给他听,你不会忘记。我也会继续守着他的,我知道他为什么喜欢你了,谢谢你。”

  天空已经被染成苍蓝色,无数星星闪烁着,小王子看到一道银蓝色的光从医生身上升起,投到那一片苍蓝中去了。
  沙漠的夜是透骨的寒,小王子在飞行员怀里安稳的睡着,小手紧紧的抱着他。黎明到来时,飞行员从梦中惊醒,即使并未见到小王子似乎随风而逝的身体,他也执着的相信着,他与离去的人都有一个名为‘再见’的约定。
  

  待在玫瑰身边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小王子这样想着,她还是那么美,有好闻的香味,花园里一千个和她一样的玫瑰也比不上她。B612上的一切都没有变,就像它的主人从来也不曾离开一样,玫瑰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小王子爱着玫瑰的美丽,也爱着她的小脾气。玫瑰并不懂得什么是爱,但她近乎本能的喜欢着小王子的陪伴,喜欢小王子为她浇水的身影,她每天都绽放着美丽着,只要小王子想看到她,她就在那里。

  飞行员仍旧开着飞机,小王子不会长大,他却会,但他心里的那个灵魂,却一直停在遇到小王子的那一刻。他又拾起了画笔,画一只不会很大的,只吃一点猴面包树的小羊,画一个漂亮的小水壶,画红色的披风围巾,画他认为他会需要的任何东西。有时候夜里那些画中的一个会被一道银蓝色的光带走。看到画纸重新变成白色,飞行员就会很开心。

  又是一年夏天,又是一年金色麦浪翻滚,翻滚的麦浪中,一团火红跃动着。
  狐狸张着嘴,喝着风,尝那空中麦子的香味,陶醉地眯着眼睛。它跑起来就像一团翻涌的火,火燃烧着穿过金色的麦田,绿色的山坡,停在了山坡上唯一的一颗树,那棵苹果树下。它累的舒喘着气,却还是倔强的闭着眼,仰着小脑袋,漂亮的嘴吻向上翘成一道优美的弧。
  突然它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香味,嗷呜叫了一声转身扑向空中,一道银蓝色的光一闪而没。爪子下凭空多出了一只烤的金黄的鸡,小狐狸愉快的抖抖尾巴。
  “谢谢你。”他能听到有一个很温柔的声音说,“不用客气。”
  今天那个声音似乎不愿就这样离去,一直在这里陪着小狐狸。
  “为什么你要给我送食物?”小狐狸终于有机会问。
  “因为他会想让你吃的。”那个声音静静的,却很清晰不会被风吹走。
  “他?”小狐狸眼睛都亮起来,“好开心,真想再见到他。我可是他的狐狸。”
  “会的,我们都会得偿所愿。”那个声音坚定地说。

  
  明知不可能却还是要苦苦追寻,谁能说这不是成长呢。这毕竟不是一个标准的童话。
  

  “今天的水是我从蓝湖打的。”小王子笑着,小心地浇在玫瑰的根上。
  玫瑰的最后一片花瓣缓缓坠地。
  小王子无力地跪在地上,“不…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你会一直陪着我…”他呜咽着,细碎的眼泪打落在地上。没有你看夕阳又有什么意义,曾经看它一次次的落下是为了等待你的到来,后来是为了期待有你的明天,从今以后我看夕阳再也没有意义了。
  银蓝的身影慢慢出现在他身后,一只手轻轻放在小王子的头上。
  小王子扭头看了他一眼,那个温柔的声音说,“别难过,她还在呢。”
  他轻轻放下一个小花盆,从玫瑰上取下了什么东西,放在小王子手里。
  “这是…”小王子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种子。”银蓝的身影说,他把花盆递给小王子“种在这里吧。”
  小王子小心的盖上土,浇了一些水,回过头来问一直静静看着他忙碌的人,“信使,到底是谁一直在送给我东西?”
  “一个一直在思念你的人。”
     他指着万千繁星中的一颗,“带着你的玫瑰去那里吧,你们都会喜欢那里的,那里,有人在等你。”









每次看完小王子都会哭 却不知道为什么 总觉得那里有太多的悲伤了 所以自己为这个故事补上童话的结局  飞行员是喜欢小王子的吧  虽然不忍心 但是我也好想有一只小狐狸
  
  
  

告白

穿越此黑暗宇宙之冰冷孤寂
度过这万年时光中杀戮无尽
纵为俯瞰众生的女王
我终究
无法得到你

我不能
也不想改变过去
我不愿
不愿篡改你的记忆
寂静夜里
看着你沉睡的身影
酒红的发
春山般起伏的线条
你坚硬的眉宇
如何才能按捺住我躁动的心情

究竟是何时我跌入了你
何以我捧着一枝带刺的蔷薇
任鲜血淋漓
你的骄傲你尖锐的刺会为我变得柔软吗
因为我曾见过你乖顺的睡颜
你隐忍的啜泣

在你面前我的一往无前
皆成了迟疑和犹豫
在你面前我的冷漠都化作热情如火
所有的笨拙本都是心计
但我还是忍不住抱着你
在你脸颊上留下吻的痕迹

我要你是我忠诚的战士
跪倒在我的裙下
却成了你卑微的奴隶
保护你 为你放弃
为你心伤也为你哭泣

女王我要带走你
遥远之地千年的约定
这把匕首锋利无比
这次我不会说对不起
可这如何让你满意
毕竟此刻你和我同样痛心

故事停在凉冰身份暴露那一集,诗写在高考前,希望有人喜欢

为她而写的诗 《你》

当我想描绘你
你的柔美脸庞像骄阳照射下
迷雾渐渐隐去
世界蓦的清晰
却不知从何处说起

你不是完美
却比不存在的完美更珍贵
更难以落笔
你是天边云彩的晕影
出现只在眨眼的一瞬
却让我将那瞬捧在手心
永恒而小心翼翼

你是眼角弯弯含着的泉
一泓碧水中跃进蓝天的鱼
溅起水花
滴落的  那不是
不是因为你打湿了我的眼睛

万里海浪不依不饶地汹涌
拉我跌入怀里
不要理会我的乞求
不要理会我的哭泣
那遍遍冲刷的不是我的幻想
我猜 那也不是你
且听凭摆布自由地伸展
是谁  将我托起
于蔚蓝深水中却不窒息

当我想描绘你
你的一切都是那么——
陌生世界挥之不去
无法触碰
自生至死知晓的熟悉
伸出的手停滞空中
让凝固空气重新流动的
那不是  不是因为我无声的叹息
是因为  天上突然下起了雨

当我想描绘你
雨微冷
我徒然放下笔
你是我一生无法企及的放浪不羁
游戏在天际
而我在途谜
看黑白子纷纷落下
下一盘永远不会胜利的棋

在遇到肖之前,root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完美的编码,凌厉的杀手,可怕的黑客,甚至把肖耍的团团转,出现了经典的捆绑电熨斗刑讯play,但那就是宿命般的注定的相遇,从无败绩的王牌特工肖、曾经因为二轴被否定的医生、海军陆战队的中尉、被背叛的逃亡者,折在了root手上。调戏和白眼,她们是天生一对;硝烟和战场,她们是完美搭档;黑暗和烈焰,她们是天雷地火。
编剧们下得一手好棋,从最初的相遇就埋下的伏笔,随着感情自然而然的出现慢慢揭露,这段关系没有让人有半分不愉快,即使我是第一次看姬片,很佩服编剧们的观点,其实肖根只是一个含义,性别从来都不重要,只是恰好 是傻兮和小天使,只是恰好 她们都是女儿身,曾经觉得最让人心疼的是锤锤,因为那个二轴终于学会爱了却被残忍的夺走了爱人,但铲地皮的大神们太厉害了,root呢?悲惨的童年,世界对她来说就是一个错误,世人都是错误的代码唯一精神的寄托TM的抛弃,肖被抓走遭受的一切对她而言错在自己,相比起来她身体上的伤害实在不算什么,选择,放弃,肖是自己逃出来的,这份内疚不知她如何消化,然而枪林弹雨中谁又有想这些的时间,一次十指相扣,永远的黑夜,世界上再没有了可可泡芙小姐,没有了惯使双枪的黑客root,小炮仗以后会怎么样啊,TM也不会再想要任何一个其他的人形界面了,你的声音会一直陪着你的小炮仗,别担心,我猜她不会再出去一夜两夜最多三夜了,七千多次模拟,她都没有伤害你,一次又一次的自杀,最后却是你先离去,但小疯子,你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了不是吗,至少你已经亲自说过了,至少你们已经滚过了,我是真的相信306的,就当是安慰了,如若不然我真的是会疯的,最亲昵的时刻是临别为了让小疯子闭嘴的一吻和战火前的十指相扣?我会疯的,官方逼死同人啊,谁让大神们那么变态屠村后还在铲地皮,这个坑我认了,可惜一个都没安利出去,这个坑真是,最好别跳,但知道了不跳会后悔的,跳了…纵死无悔,真的编剧们,我们已经这样低的期盼了,HE就是死在一起而已,为何如此残忍。